亞斯伯格的謊言:參加納粹「優生滅絕」的小兒科權威

亞斯伯格的謊言:參加納粹「優生滅絕」的小兒科權威

圖/維基共享

【2018. 4. 19 奧地利】

美明年降息還能存美元高利定存? 銀行:挑這期間存較安全

亞斯伯格的謊言 :參加納粹「優生滅絕」的小兒科權威

肉貓小四 小說

亞斯伯格,其實是第三帝國的「死亡醫生」?亞斯伯格醫生,是兒童精神科與小兒科的先驅,尤以在亞斯伯格症及泛自閉症障礙研究上,因爲具有突破性的重大貢獻而聞名。甚至,亞斯伯格症候羣便是以他之名命名。然而19日,一份奧地利學者解密國家檔案的研究卻指出,亞斯伯格事實上是納粹政權的熱烈擁護者,並透過將病童送往安樂死,幫助達成種族優生的帝國霸業。

海纳百川》弃保以外的连锁效应(沈迺训)

「亞斯伯格症候羣」(AS)是泛自閉症障礙(ASD)中的一種發展障礙。1944年,奧地利醫生漢斯.亞斯伯格(Hans Asperger)在其博士論文中,率先描述4位在語言、社會、認知能力上與一般兒童有異的男童,而成爲研究該病症的先驅。日後學界也以他之名,命名該病症並沿用多年(目前醫學界已取消亞斯伯格症的稱呼,將之納入泛自閉症障礙之列)。

然而19日,奧地利醫學史學者的一份研究批披露,醫學成就碩果累累的亞斯伯格醫生,其實是納粹劊子手的邪惡幫兇:

英國《衛報》報導,維也納醫科大學的赫爾維希.契克(Herwig Czech)博士,在英國科學期刊《Molecular Autism》上發表一份43頁的學術報告。他解密過去塵封的國家檔案,歷時8年研究後發現——亞斯伯格不只熱烈擁護納粹的意識形態,並曾經投入第三帝國的「安樂死計劃」,支持「種族優生」。

在解密的國家檔案中,包含亞斯伯格的個人檔案與其病人的病例。他發現,亞斯伯格認同且奉行納粹的種族優生準則,將他們認爲「不值得活着」的孩子們,移轉到「Am Spiegelgrund」診所,處以安樂死。

沧元图

Am Spiegelgrund診所,是一間執行「T-4行動」(Aktion-T4)的死亡病院。T4行動又稱「兒童安樂死計劃」,是納粹政權大約在1940-1945年間,實行的第一批大規模屠殺計劃之一,目的是將醫生判定具嚴重殘疾、病入膏肓的孩童,強制處以安樂死,以淨化優越的德意志種族。據統計,在這間死亡病院裡,有近800位孩童被安樂死,整個計劃至少造成5,000兒童或青少年死亡。

酒醉发疯「把父亲活活打死」 24岁男犯案后辩称:他被鬼附身

在這羣「不值得活着」的孩子中,有一名叫赫爾塔.施萊柏(Herta Schreiber)的女童,是亞斯伯格醫生的病患。「她對她的母親而言,一定是個負擔!」亞斯伯格診斷判定,患有腦炎的施萊柏病入膏肓、無藥可救。於是在亞斯伯格的指示下,施萊柏被移轉送往Am Spiegelgrund。三個月後,施萊柏死於肺炎,當時的纔剛過完三歲生日。直到1990年代末期,貯存施萊柏腦器官的標本缸,纔在該間病院的地下室被找到。

契克對此批評:

蔡英文晤纽泽西州长墨菲 盼加强产业韧性与供应链安全

據他的研究,亞斯伯格爲納粹送去了爲數不少、他斷定「沒救了」的病童,強制安樂死。但他也特別說明,目前沒有證據證明,亞斯伯格會專挑患有被他稱爲「自閉式精神症狀」(autistic psychopaths)的亞斯伯格病童前往赴死,而他參與死亡計劃有多深入,目前在學界也尚未有定論。

PROTO 109

契克也指出,亞斯伯格似乎頗以自己的自閉症研究爲傲。亞斯伯格認爲,在某些情況下,自閉症患者工作起來,可能比軍人或工人更爲優秀。這套「教育治療」(Heilpädagogik)的說辭,在當時人力短缺的時代,受到同行與納粹政權的歡迎;與此同時,亞斯伯格也表示,對「沒救」的自閉患者應當「嚴加控管」,以履行對德意志民族的「偉大重責」。在服膺納粹意識形態的潮流下,亞斯伯格的醫界地位也從中獲得助力,扶搖直上。二戰結束後,也一直執業30餘年,並於1980年過世。

另外,學界多年來對於亞斯伯格自認其「對病人關愛有加」的說法,一直抱持懷疑的態度,契克在檔案中卻沒有發現相關證據足以證明,他的自吹自擂其來有自。他還指出,從亞斯伯格在病人診斷書中指責受性虐兒童應爲其受到虐待自己負責、措詞帶有反猶意味的刻板印象等等可以發現,亞斯伯格在道德上來看,並非如此德高望重。

神医王妃:邪王独宠上瘾 Mr.玄猫

揭開亞斯伯格的真面目後,契克不忘批評,英文學界長年來在片斷不全的資訊下,便追捧亞斯伯格的種種辯詞。之中,他特別點名英國研究自閉症的知名專家烏塔.弗裡思(Uta Frith)。弗裡思在她1991年的著作《亞斯伯格與他的症候羣》(Asperger and His Syndrome)中,將「亞斯伯格甘冒個人安危風險,爲病人挺身對抗納粹」的錯誤形象,普遍根植於一般大衆的心中。

布林肯譴責遷居說!絕不能逼巴勒斯坦人離開加薩 條件允許須放行返家

契克的重磅研究問世後,《Molecular Autism》期刊的編輯們也發表聯合聲明,肯定契克的嚴縝研究,爲長年來關於亞斯伯格的納粹疑雲,揭露一絲曙光。同時並表示,當洛爾納.溫(Lorna Wing)博士於1981年時,首度在使用「亞斯伯格症」一詞時,「她和我們這些科學家、臨牀學者,甚至整個廣泛的研究自閉症社羣,並不知曉亞斯伯格與納粹屠殺的如此關係密切。」

人神共存的爱·咏井中月

首部大陸國安題材連載漫畫上線 改編自真實案例

若據契克的報告,作爲納粹幫兇的亞斯伯格,曾經崇高的名聲將被重挫。但他認爲,即便說出這個令人遺憾的真相,對於認同亞斯伯格的病患、病患家屬、學者而言,將會帶來巨大的衝擊與痛苦,但「並沒有證據表示,亞斯伯格在納粹的種族淨化中所扮演的爭議角色,玷污了他對自閉症研究的貢獻」,不需要混爲一談,甚至從此刪去「亞斯伯格症」一詞。